本格

沉迷于芥川无法自拔

之前爸爸们推荐的all叶看完了qaq
求爸爸们给萌新接着给萌新推荐文啊
完结的!all叶!或者周叶黄叶翔叶乐叶only!
爸爸们  萌新的食量掌握在你们的手中啊!

请让我成为您的盾 为您抵御化作困苦的妖兽
请让我成为您的剑 为您刺破名为现世的牢笼

求推荐all叶长篇(中篇也行)的文!
萌新一个   想补文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

我还能说什么
小号酒茨全了
大号两个一目连

【太芥】Let Me In(完)

✔这里本格

✔ooc的飞起

✔人物性格有捏造成分

✔今天你打宰了吗

✔打了

03

“真是的啊,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!”

国木田推了推眼睛,手帐毫不犹豫的打到太宰脸上,有些犹豫的瞧了芥川一眼,终只是叹了口气恶狠狠的瞪着太宰,“太宰治!如果你中途翘掉任务一声不吭的滚到一边休息,你就自己给我滚去给社长解释。”妈的太宰。

“诶——我应该没有因为偷懒影响到国木田君执行任务啊。”太宰一脸无赖的乐呵呵的冲着国木田笑,嬉皮笑脸的根本没有把国木田的怒火放在心上。

国木田一手帐再次摔到太宰脸上,“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影响。总之,以后你的任务给我好好的自己去执行。”

“痛痛痛——”太宰夸张的捂住自己脸,国木田冷哼一声将自己身上的三件套又整理了下重新看向芥川,“虽然黑手党和侦探社的合作已经结束了,但还是想提醒你一下。这一点都不像你,芥川龙之介,就这么毫无防备是打算被咬碎喉咙吗”

三个人目前又坐会了之前太宰和芥川在的地方,芥川一脸淡漠的看着他们,突然被国木田一说,有些意外,两人之前的生死相搏与针锋相对还历历在目,虽然中间也鲜少再打斗,但对彼此也都是颇为冷淡与漠不关心。“不,太宰先生这样也是很困扰,在下也并不会让太宰先生咬碎喉咙。”

国木田的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两声,眼神四处游走,“……这样的话应该更加抵抗的吧”

“比起这个,国木田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呢”太宰嬉皮笑脸的插入两人中间,手搭在国木田身上,国木田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,太宰在国木田肩上的手使力太大,像是不满于他向芥川搭话。

“……”国木田无言的握紧手里的手帐。

“拒绝回答吗,国木田君 ”

就算说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

国木田将太宰的手拍开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创可贴扔在太宰身上,推了下眼镜,起身站起来打算离开,“太宰 ,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很奇怪”

太宰眯起眼睛看了国木田一会儿,神色是鲜有的认真,“什么啊,若无其事说了很过分的话呢”太宰拿住创可贴,撕开就打算往手上弄,头也不抬的冲着国木田半真半假的抱怨。


国木田抬腿踹了太宰一脚,转头冲着芥川,“芥川,你自己也不怎么明白,但是……”如果说他被太宰吃掉也好,吃太宰也好,都没有不快的感觉话,他们该这么想呢

这么想着国木田愉快的迈起脚步离开,他懒得点破这对笨蛋师徒,算是让太宰偿还他这么久忍受的操劳。

“只开了个头就没有下文,国木田君也和芥川君一样变得有恶趣味了。既然什么也没有那么我就先离开了,芥川君”

“是,”芥川习惯性的起身向太宰行礼,“还请先生回去不要让伤口碰到水,如果自杀的话,请不要尝试溺水这种死法 ”

“知——道了”太宰也懒洋洋的起身伸了个懒腰,理了理身上外套,最后瞧了芥川一眼。他的小狗,终于长大了,大到足够独自生存了。这样就够了,这样对太宰来说就足够了。

“太宰先生”芥川叫住已经转身的太宰,“我……如果您再次在梦中喊着想要进来的话”

“说不定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您”

——“开门,芥川君”

——“让我,进去吧。”

正在颤颤悠悠却也在楚楚绽放的娇艳花朵哟。明明害怕的隐约在战栗,一双黑眸却定定的瞧着自己,他的孩子如今也在绽放着。

“那样的话,结局一定要告诉我哟,龙之介。”

04

狡黠的吸血鬼不停的呼唤着屋内的少年。

谁也好,不管是谁,来救救我啊

少年瑟缩在门边,惊恐的抱紧自己。屋外的吸血鬼用着诱人的声音,一边敲着门,一遍呼唤着少年发出祈求,“拜托你,让我进去吧,接受我啊,不要再否认了”

不,不。少年拒绝的声音微乎其微,不像是在拒绝吸血鬼,更像是在告诉自己,不可以呀,那是吸血鬼,不要被他诱惑。开门,会死的。

“拜托你了,让我进去啊”

“不要再否认你自己了”

“开开门,Let Me In”

啊啊啊,我知道的,他是吸血鬼,是极致的危险的诱惑。一旦碰触了就再也无法抽身,会被他杀死。

可是,就算这样,也想要……

少年颤抖着,抬起身子手止不住的发抖,打开门锁,嘴里发出一小声的悲鸣。眼角的泪,更像是一种解脱。

“找到你了”

——“找到你了,龙之介。”



说真 谁再说狛苗是拉郎配 老子怼死他  怼 他 娘 的

【太中芥】若鬼

✔嘿嘿嘿 这和另外一篇的若鬼完全不一样

✔因为实在是太喜欢这对黑三角

✔太芥 中芥

✔放飞自我的ooc

横滨,夜。

"罗生门。"

刻意压低声线营造气势的声音冷漠的吐出三个字,对面的人们却像听到厉鬼的声音一样,瞪大双眼嘴里不断吐出惊恐的尖叫。很快,由少年衣角幻化成的黑兽就咆哮着撕碎了他们。

鲜血四溅,黑兽来不及吞咽的残肢断臂就零落的摆在这阴暗的街角。"咳咳。"刺鼻的血腥味让芥川忍不住捂住嘴咳嗽了两声,一边咳嗽一边转身往中原中也那里走着。

中原撇了惨不忍睹的现场一眼,戴着黑手套的手整理了一下帽子,赶在芥川到这里之前把烟熄灭。"喂喂,小子,好歹这也是两个人的任务啊。"

"咳咳,"芥川恭敬的站在中原面前,鞠了一躬,"这些人在下一个人就可以解决,不需要前辈出手,浪费前辈的力气。"

"啧,"中原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"喂,那死青花鱼就这么教你的?不讲究任何战术与经验,只是一味的冲上去把敌人撕碎?"

芥川低垂着眼眸,"不,太宰先生教会在下很多实用的东西,是在下愚笨,不懂得其中要领 "

"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小鬼,"中原重新从口袋里拿起一根烟,只是叼在嘴里,没有点燃它,"我只是想让你多注意自己的安全,硬要替那条青花鱼接下这个任务,你肋骨上的伤还没好吧,啧,这人渣下手这么重,快点去死啊。"

"是在下实力不够。"芥川依然是维护着太宰治,他的恩师,他的蛛丝。

中原看着芥川黑漆漆的瞳孔,还记得他刚到港口黑手党的时候,躲在太宰身后,"哟小矮子,来看看我刚捡到的小狗狗,呐呐呐,芥川君,这个矮子是中原中也,来和他打个招呼吧,叫蛞蝓君就可以哦。"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芥川龙之介,小孩瘦瘦小小的,可唯独那双眼睛,黑的纯粹,甚至闪闪发亮,地面带有憧憬,渴望,和一丝惧怕。

"你#他#妈#的,青花鱼你#他#妈想打架还是咋着。"

芥川现在的眼睛依旧漆黑,只是少了当时闪闪发亮的东西,黑的死寂。"芥川,你自己能回去吧?我还要去酒吧喝酒,要不是记得你是一杯倒也把你带上。"

"咳咳,中原先生不要打趣在下,在下的实力和酒量都会提升的, "思考了一会,"顺着前面的路,虽然偏僻了一点,但可以到在下的公寓,而且还可以顺路买了银拜托买的东西。"

中原点了点头,"啊啊,那你就先走吧。"这地方虽然偏僻,但不得不说芥川的罗生门被太宰调教的勉强可以独当一面,"有事给我打电话。"

芥川愣了一下,"好的,中原先生 。"果然啊,中原先生骨子里是个温柔的人啊。说完鞠了一躬,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,让中原一阵恍惚。

看着芥川融入黑暗,中原终于把烟点上,"操#他#妈#的,这都是些什么事啊……"

另一边的芥川龙之介安静的往家走着,路虽黑,也有几盏路灯可以勉强视物,这条路似乎没有别人,寂静的只能听到芥川的脚步声和咳嗽声。

"芥川龙之介。"

后面隐约有人喊他,声音太过熟悉,像是太宰。芥川疑惑的回头,后面却空无一物,只有久不经维修的路灯一闪一闪的。

芥川回过头,却感到一阵眩晕,昏倒在路上。

……

"哟,小笨蛋君,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?以你那废物般的能力,一定成功的给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制造麻烦了吧。"太宰有些意外的看着出现在酒吧的芥川。

芥川看到太宰先是意外的一愣,然后便向太宰走了过来。"太宰先生,"弯腰向太宰问好,冷漠的看着太宰身边美艳的女人。

"呀,治,这个就是你经常提起的小笨蛋君吗,长得可真是可爱呀,"女人做作的笑着,贴在太宰身上,"就是太严肃了呢。"

太宰扶上女人的肩,空出来的手抚摸着女人敏感的耳垂,"是哟,是我不开窍的徒弟。一如既往的扫兴呢,芥川君。"最后一句话是看着芥川说的,笑容不变,只是语气变的冷漠。

女人的手抚上太宰的胸口,"嘛嘛,治,既然来这个地方了让你的徒弟好好放松一下吧,不要再凶他啦。"

太宰笑着和她交换一个吻,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,"美丽的小姐的要求我当然要听从,末子小姐还是这么善良啊,那么,仁慈的末子小姐,是否愿意和我殉情呢。"

这番话惹的末子咯咯笑了,"治还是这么爱开玩笑,"说完,端起酒桌上的一杯酒,"那么治的徒弟,治都同意了,来喝一杯酒吧。"

太宰没有制止,他当然知道自家徒弟一杯倒的体质,不如说他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恶劣的人。

芥川出乎太宰意外的接过酒杯,好看的手晃动了一下,"这是玛歌吗,可惜在下不胜酒力,无法喝酒。"

太宰治眯起眼睛,"是吗……"

突然起身拉住芥川的手臂,往后门走。留下不知所措的末子,和酒吧另一角落暗声观察着这边的中原中也。

芥川不是回家了吗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这个人,不是芥川。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中原能认出这个芥川的破绽除了地点,还有眼睛。芥川在太宰面前,眼睛不是如同往常一样的死寂,从来都是和当初一样,闪闪发亮。什么啊,这对师徒……真是……

狠狠地将手中的酒杯摔到地上。

让人恶心。

……

太宰用力将芥川甩到墙上,压在他身上,手掐着他的脖子,"所以说啊,芥川君呢?"这个样子的太宰看起来有些骇人,杀气毫不收敛的散发出来,透露出骨子里的嗜血,没有被纱布包裹住的眼里透露出露骨的杀意。如同厉鬼 ,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。

"咳咳,太……太宰先生……放……放手啊。"芥川被太宰掐的喘不上气来,苍白的笑脸也有些通红。

太宰怒极反笑,"呵,冒牌货先生还要再接着装下去吗,告诉我,芥川龙之介,在哪。"又增加手上的力道,想是要活活把芥川掐死。

芥川狼狈的拍打太宰的手臂 ,瘦弱的他根本没有办法和暴怒中的太宰比,"不……太宰……先生……快……快放手啊……"

太宰俯身贴近芥川的耳朵,"连手感都这么像啊,真是劣质又高超的模仿。不过啊,那个孩子,是我的东西。浑身上下,每一寸皮肤每一根毛发都是我的。是我从地狱把他救回来又送他去往一个新的地狱,是我教授给他异能力和知识,是我教他怎么生存与战斗。所以,你怎敢,伪装成他的模样来到我面前,把他烧成灰我都认得他的模样,你又怎么敢动我的东西。"

手上一用力,芥川一声悲鸣,便没了气息。太宰松手,本已经闭上眼死去的芥川突然睁开眼,浑身化为一只外貌可怖的黑兽绕过太宰遁入黑暗消失。

"什么嘛,一只若鬼啊,"太宰掏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,脸上重新露出笑容,仿佛刚才宛若厉鬼的人不是他似得,笑吟吟的看向门旁边的人,"呐,中也,听清楚我的话了吗?"

不等脸色晦暗不明的中原的回答,自顾自的掏出手机,动作熟练的点开某个软件,"什么嘛,小笨蛋君真让人担心……噫,原来在这里睡着了吗。"

真让人恶心的关系。

就算这样,也绝对不要让给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