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mmma

⭐沉迷于叶修无法自拔⭐
⭐芥川痴汉注意⭐

我还能说什么
小号酒茨全了
大号两个一目连

【太中芥】若鬼

✔嘿嘿嘿 这和另外一篇的若鬼完全不一样

✔因为实在是太喜欢这对黑三角

✔太芥 中芥

✔放飞自我的ooc

横滨,夜。

"罗生门。"

刻意压低声线营造气势的声音冷漠的吐出三个字,对面的人们却像听到厉鬼的声音一样,瞪大双眼嘴里不断吐出惊恐的尖叫。很快,由少年衣角幻化成的黑兽就咆哮着撕碎了他们。

鲜血四溅,黑兽来不及吞咽的残肢断臂就零落的摆在这阴暗的街角。"咳咳。"刺鼻的血腥味让芥川忍不住捂住嘴咳嗽了两声,一边咳嗽一边转身往中原中也那里走着。

中原撇了惨不忍睹的现场一眼,戴着黑手套的手整理了一下帽子,赶在芥川到这里之前把烟熄灭。"喂喂,小子,好歹这也是两个人的任务啊。"

"咳咳,"芥川恭敬的站在中原面前,鞠了一躬,"这些人在下一个人就可以解决,不需要前辈出手,浪费前辈的力气。"

"啧,"中原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"喂,那死青花鱼就这么教你的?不讲究任何战术与经验,只是一味的冲上去把敌人撕碎?"

芥川低垂着眼眸,"不,太宰先生教会在下很多实用的东西,是在下愚笨,不懂得其中要领 "

"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小鬼,"中原重新从口袋里拿起一根烟,只是叼在嘴里,没有点燃它,"我只是想让你多注意自己的安全,硬要替那条青花鱼接下这个任务,你肋骨上的伤还没好吧,啧,这人渣下手这么重,快点去死啊。"

"是在下实力不够。"芥川依然是维护着太宰治,他的恩师,他的蛛丝。

中原看着芥川黑漆漆的瞳孔,还记得他刚到港口黑手党的时候,躲在太宰身后,"哟小矮子,来看看我刚捡到的小狗狗,呐呐呐,芥川君,这个矮子是中原中也,来和他打个招呼吧,叫蛞蝓君就可以哦。"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芥川龙之介,小孩瘦瘦小小的,可唯独那双眼睛,黑的纯粹,甚至闪闪发亮,地面带有憧憬,渴望,和一丝惧怕。

"你#他#妈#的,青花鱼你#他#妈想打架还是咋着。"

芥川现在的眼睛依旧漆黑,只是少了当时闪闪发亮的东西,黑的死寂。"芥川,你自己能回去吧?我还要去酒吧喝酒,要不是记得你是一杯倒也把你带上。"

"咳咳,中原先生不要打趣在下,在下的实力和酒量都会提升的, "思考了一会,"顺着前面的路,虽然偏僻了一点,但可以到在下的公寓,而且还可以顺路买了银拜托买的东西。"

中原点了点头,"啊啊,那你就先走吧。"这地方虽然偏僻,但不得不说芥川的罗生门被太宰调教的勉强可以独当一面,"有事给我打电话。"

芥川愣了一下,"好的,中原先生 。"果然啊,中原先生骨子里是个温柔的人啊。说完鞠了一躬,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,让中原一阵恍惚。

看着芥川融入黑暗,中原终于把烟点上,"操#他#妈#的,这都是些什么事啊……"

另一边的芥川龙之介安静的往家走着,路虽黑,也有几盏路灯可以勉强视物,这条路似乎没有别人,寂静的只能听到芥川的脚步声和咳嗽声。

"芥川龙之介。"

后面隐约有人喊他,声音太过熟悉,像是太宰。芥川疑惑的回头,后面却空无一物,只有久不经维修的路灯一闪一闪的。

芥川回过头,却感到一阵眩晕,昏倒在路上。

……

"哟,小笨蛋君,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?以你那废物般的能力,一定成功的给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制造麻烦了吧。"太宰有些意外的看着出现在酒吧的芥川。

芥川看到太宰先是意外的一愣,然后便向太宰走了过来。"太宰先生,"弯腰向太宰问好,冷漠的看着太宰身边美艳的女人。

"呀,治,这个就是你经常提起的小笨蛋君吗,长得可真是可爱呀,"女人做作的笑着,贴在太宰身上,"就是太严肃了呢。"

太宰扶上女人的肩,空出来的手抚摸着女人敏感的耳垂,"是哟,是我不开窍的徒弟。一如既往的扫兴呢,芥川君。"最后一句话是看着芥川说的,笑容不变,只是语气变的冷漠。

女人的手抚上太宰的胸口,"嘛嘛,治,既然来这个地方了让你的徒弟好好放松一下吧,不要再凶他啦。"

太宰笑着和她交换一个吻,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,"美丽的小姐的要求我当然要听从,末子小姐还是这么善良啊,那么,仁慈的末子小姐,是否愿意和我殉情呢。"

这番话惹的末子咯咯笑了,"治还是这么爱开玩笑,"说完,端起酒桌上的一杯酒,"那么治的徒弟,治都同意了,来喝一杯酒吧。"

太宰没有制止,他当然知道自家徒弟一杯倒的体质,不如说他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恶劣的人。

芥川出乎太宰意外的接过酒杯,好看的手晃动了一下,"这是玛歌吗,可惜在下不胜酒力,无法喝酒。"

太宰治眯起眼睛,"是吗……"

突然起身拉住芥川的手臂,往后门走。留下不知所措的末子,和酒吧另一角落暗声观察着这边的中原中也。

芥川不是回家了吗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这个人,不是芥川。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中原能认出这个芥川的破绽除了地点,还有眼睛。芥川在太宰面前,眼睛不是如同往常一样的死寂,从来都是和当初一样,闪闪发亮。什么啊,这对师徒……真是……

狠狠地将手中的酒杯摔到地上。

让人恶心。

……

太宰用力将芥川甩到墙上,压在他身上,手掐着他的脖子,"所以说啊,芥川君呢?"这个样子的太宰看起来有些骇人,杀气毫不收敛的散发出来,透露出骨子里的嗜血,没有被纱布包裹住的眼里透露出露骨的杀意。如同厉鬼 ,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。

"咳咳,太……太宰先生……放……放手啊。"芥川被太宰掐的喘不上气来,苍白的笑脸也有些通红。

太宰怒极反笑,"呵,冒牌货先生还要再接着装下去吗,告诉我,芥川龙之介,在哪。"又增加手上的力道,想是要活活把芥川掐死。

芥川狼狈的拍打太宰的手臂 ,瘦弱的他根本没有办法和暴怒中的太宰比,"不……太宰……先生……快……快放手啊……"

太宰俯身贴近芥川的耳朵,"连手感都这么像啊,真是劣质又高超的模仿。不过啊,那个孩子,是我的东西。浑身上下,每一寸皮肤每一根毛发都是我的。是我从地狱把他救回来又送他去往一个新的地狱,是我教授给他异能力和知识,是我教他怎么生存与战斗。所以,你怎敢,伪装成他的模样来到我面前,把他烧成灰我都认得他的模样,你又怎么敢动我的东西。"

手上一用力,芥川一声悲鸣,便没了气息。太宰松手,本已经闭上眼死去的芥川突然睁开眼,浑身化为一只外貌可怖的黑兽绕过太宰遁入黑暗消失。

"什么嘛,一只若鬼啊,"太宰掏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,脸上重新露出笑容,仿佛刚才宛若厉鬼的人不是他似得,笑吟吟的看向门旁边的人,"呐,中也,听清楚我的话了吗?"

不等脸色晦暗不明的中原的回答,自顾自的掏出手机,动作熟练的点开某个软件,"什么嘛,小笨蛋君真让人担心……噫,原来在这里睡着了吗。"

真让人恶心的关系。

就算这样,也绝对不要让给你。














【太芥】Let Me In(二)

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被删除了
✔这里是有病的太宰
✔妈的太宰
✔强迫吸血play
✔伪吸血鬼设定
2

——“Let Me In,芥川君。”

——“接受我吧,龙之介 。”

好可怕。和普通的太宰先生不一样的压迫感。

好可怕。让他靠近就会被他吃掉。

——“看我,看一下我啊。”

——“让我,满足吧。”

持续不断地敲门声,像是魔咒慢慢迷惑着龙之介,断断续续的话语顺着门缝飘荡在芥川耳边,一遍一遍,请求着门里的少年让他进 入。

“——芥川君,芥川君?芥—川—君!”看着明显走神的芥川,太宰提高自己的音量让芥川回过神来,“之后怎么样,芥川君同意我的进入了吗?”太宰略为期待的看着芥川。

芥川微低下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太宰,“很遗憾,之后在下就清醒了。”

“什么啊……”好无聊。

“但是,不知道为什么。如果当时接受先生的话会迎来怎样的结局。我非常在意。”芥川低垂着眼眸,看起来恭恭敬敬异常温顺的样子。

反倒是太宰因为芥川这番话愣住,“那么,芥川君的意思是认为接受我反而更好?”

芥川皱眉,努力寻找着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感受,“如果是吸血鬼的先生肯定会一口气吸光我的血液。不想死,所以恐惧,所以拒绝。”

“死吗?变成怪物吗?”

“自杀一样打开门窗接受怪物 。”

“那么呢——芥川,我很有兴趣哟,”太宰起身不顾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打翻在地的红豆汤,扯着芥川繁琐的荷叶领,将他一路跌跌撞撞的带到厕所,甩手把他摔到墙上。两只手撑在芥川两边,借着两个人的身高差从上往下俯视着他,“芥川君的话让我很感兴趣。”

芥川轻微的挣扎着,力道轻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别有几番欲拒还迎的味道,“太宰先生,请放开我。”

太宰空出一只手将芥川的手牢牢控制住,大腿强硬的挤进芥川腿 间。另一只手将芥川的衣领拽开,稍稍用力扯着芥川的衣服,让他露出肩部。

芥川极瘦,锁骨看起来锋利的像是直接用到划上去,连接着圆润的肩头。芥川感觉到勃颈处传来湿润的感觉,“唔——!”太宰凑在芥川脖颈处,做出一副要吸血的样子。

甚至还装某做样的伸出舌头舔了舔,呼出的气息打在芥川的皮肤上,引起一阵战 栗。唇贴上芥川的一片皮肤,“先……先生,请,请起开……”

太宰侧眸看着芥川,嘴唇故意蹭着芥川敏 感的皮肤说话,“不逃开吗,真的可能会被吃到。”

“您是想试着喝我的血吗?”

“虽然芥川君不在了会让我有些困扰,但是尝味道的话还是没问题的不是吗?”

芥川竭力止住心里不知名的慌乱,控制住声音的颤抖,“先生知道我讨厌血液减少时的痛感。”

“变任性了呢,芥川君,”太宰从芥川的身上离开,控制着芥川双手的手也松开,芥川松了口气,手撑着身后的墙壁,避免自己脱力滑下去。他讨厌示弱的动作,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。

太宰的顺着芥川的腹部,放慢了速度到他的嘴唇,“我还没有那么恶劣,吃芥川君的事还是等着芥川君完全准备好,”指腹摩擦着芥川的唇瓣,“这次就让芥川君吸喝我的血。”

“什么?”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芥川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,他永远猜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,像是一团迷雾,他隐藏着的永远比他所展示的要多。

太宰意味不明的笑着,“如果是芥川君的话我无所谓,不管多么疼——永远比不上我当初施加于你的,但是,我不会后悔当初的任何一个动作和决定。”我想让你活下去,就这么简单。

啊啊啊这个男人,真是一如既往地傲慢。这份傲慢,不也是当初吸引着他的地方。

“张开嘴——”

“!?”太宰细长的手指伸 进芥川的嘴里,想要掰开他的嘴,“唔!”为了防止芥川挣扎过度,太宰另外一只手摁着芥川的额头。

“龙之介,快点,接受我的血。不管多少我都会给你。”
不管以怎样的形式都可以,满 足我。

“咳——”慌忙之下芥川双手用力推开太宰,口里一股腥味。狼狈的弯腰咳嗽着。太宰也没有再难为芥川,松开对芥川的禁锢,后退一步人畜无害的向着芥川笑,开心的向他展示手上的痕迹,“看,芥川君。咬到了一样,舔也可以的哦。”

白皙的手上一道伤痕行列在上面,有血珠涌出来,在太宰的手上看起来格外注目。

“喂我说,你们在干什么——!?”

【太芥·百物语】(二十三)火车

✔火车
火车(かしゃ),生前恶贯满盈的罪人一断气,尸体旁立刻出现一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车子,这就是火车(かしゃ)。它专门负责拉载恶人的尸体前往地狱,取走的尸骸被切割成一块一块地抛入地狱,而灵魂则被火车做成糯米团享用。

“你看到了吗?”

“我看到了。”
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“我看到了芥川先生的死亡。”

我是港口黑手党的一员,是芥川先生把我带过来的,师从芥川先生。现如今在港口黑手党旗下的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。

距离芥川先生失踪已经有一个月了,首领对此大发雷霆。他们都说芥川先生叛逃了,毕竟一个多月下落不明,且先生的老师,太宰治,也是叛徒。

不,他们说的不对。

老师死了。

首领召见了我,毕竟我是除了芥川先生的妹妹芥川银以外最贴近老师的人。“老师死了,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东西,我看见了,我闻到了。”我执拗的对首领说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,闻到了什么。”

“我看到了老师的死容,我闻到了老师烧焦的味道。”

首领沉默不语,神情有些愕然,大概是在估算我话语的可信度。半响招来干部红叶,将我交给她审讯。红叶前辈司拷问,什么嘛,还是不相信我的话。

“你的老师在哪。”

“老师死了。”

又是一记重鞭下来,巧妙的避开所有可能致死的地方,却鞭鞭疼的蚀骨,怪不得这里没有拷问不出来的人。“因为敌人拿出一个镶有绿宝石的领结给老师,告诉老师,那个叫太宰治的男人在他们手里,老师当然不信,却也有些愣神,敌人抓住这个时机,用枪,射穿老师心脏。”

“老师死了。”

红叶前辈示意执鞭人放下鞭子,走到我面前,“小子,说实话对你没有坏处,如果再找不到你老师,他会被当做叛逃者来处置。”

“当我说假话的时候,你们说我说的是真话。当我说真话的时候,你们却要骂我是骗子。老师一死,他身边便出现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车(かしゃ),他拉着老师的尸骸离去。”

红叶前辈还是不相信我的话,对我折磨几番就听从首领的指挥将我丢进这个医院。

“芥川去哪了。”现在在我面前的男人,一头黑色微卷的发,褐色的眼眸里有着嗜血的颜色,穿着黄色风衣,领口系着的是我见过的镶着绿宝石的领结,这是太宰治。

“他死了。”

这个男人一巴掌打在我脸上,眼里尽是冷漠,“他的能力再弱也不可能轻易死掉。我再问你一遍,芥川龙之介,去,哪,了。”看多了他在武装侦探社的样子,现在才想起来他可曾经爬上港口黑手党干部职位的人。

“老师的尸体被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车带走了。”

太宰治冷哼一声,仔细打量着我的神色,半响手插在口袋里离开了。

我是港口黑手党的一员,师从芥川龙之介,芥川先生曾经夸赞过我褐色的卷发和眼眸。如今我在港口黑手党旗下的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。

电击,药物,催眠。

是我每天都要经过的治疗疗程。我不禁感到疑惑,他们是想对我进行治疗,还是新一轮的折磨。

我师从芥川先生,芥川先生已经失踪一个多月,下落不明。

【太芥】百物语(十九)若鬼

✔若鬼 日本民间故事中出现的恶鬼。会模仿他人的外表或声音举止,或把人的言行举止变的相反,以藉此对人作乱。
✔这里依然本格 文废一个 依旧咸鱼

我今日到老朋友那里突然拜访,他的身影就和当日一模一眼,我问他可否借住一晚,只是一晚便好。
"若鬼,你想留在这里多久都可以,只是相对的,你知道留在这里的条件。"

浑身黑色,外貌可怖的我看着老朋友顺从的点了点头,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开始扭曲,苍白色的皮肤一点一点的覆盖住他,骇人的红色兽眼被漆黑的人类眼眸代替,头发开始渐渐地长出来,发梢泛白,一张人脸也隐约浮现出来,逐渐变得立体,身形也变得消瘦,"这样,可以了吗。"

浑身上下缠绕着绷带的老朋友打量了我一下,老朋友有着一张好看的脸,我有时也爱幻化成他的样子去酒吧,那些女人也从来没有分清楚过我和他,只有一次,是他的弟子,也是我现在模仿的人,那一点都不可爱的孩子恶狠狠的用他的衣服缠住我逼问我是谁。

老朋友笑眯眯的冲我说,"可以哟,不过依旧是很劣质的伪装。"

我故作无奈的向老朋友摊手,"你又不愿意让我近距离观察那个孩子,也不让我窥视那个孩子的心,我也只能幻化出个大概。"

"芥川君的心啊,无需窥视也知道,满满的都装着我啊,"老朋友一脸愉悦,又似笑非笑的说,"不然那次你幻化成我的样子,那孩子又是怎么识破的呢。"

那个孩子叫芥川龙之介,是老朋友唯一的徒弟,我曾问过他那他收留的另一个孩子呢,那个叫中岛敦的,那时候老朋友只是不耐烦的冲我摆了摆手,"小笨蛋君是笨蛋,是一把很锋利刀刃,而敦君,是最适合小笨蛋的刀鞘。"

说完又不理我,只顾着忙自己手头上的事情。他托鬼婆给他一种药,让他徒弟尸身不朽,给他细细的梳好头发,一丝不苟的遮好繁琐的衣领,手执眉笔给他画好眉毛,手法温柔像是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样。

"既知如此,何不当初出手救他。"我始终不知人之间的情爱,如若深爱,为何要冷眼旁观他的死亡。

老朋友慢慢沉下脸色,骨子里沉寂着的暴戾不加掩饰的流露出来,声音沙哑带着莫名的恨意,"中原中也,黑蜥蜴,樋口一叶,芥川银,甚至还有我为龙之介准备的搭档,中岛敦,都使龙之介离我,越来越远……"

残酷的男人。

我听着老朋友对我现在伪装的点评,又按照他的要求修改了一些琐碎的小地方,"对,就是这样。"老朋友满意的对我拍手,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。

"来,喊我一声。"

我学着记忆里那个孩子的语调与语气,恭恭敬敬的微弯着腰,嘴角要有不太明显的笑,"太宰先生。"

老朋友眼里,应着一个浑身黑色,外貌可怖的怪物。

【中芥】脑洞放置

✔大概是恶魔中x神父芥
✔只有个大概雏形
✔占tag抱歉 这只是不完全的小片段
✔小学生文笔注意

CH1

"啊,我仁慈的主啊,我要向你忏悔,我所犯下的罪。"橘红发青年身着黑衣,跪在神像面前,轻陲着眼眸,一双蓝色的眼睛晦暗不明。阳光透过教堂的玻璃照射进来,却又不知为何巧妙的避开了这个青年。

神父站在他的后面,黑色的神衣,手里握着银制的十字架放置在胸口处,空余的手拿着圣经,一张精致的脸硬生生被他绷的紧紧的,脸色谈不上温和,甚至可以说是严肃冷漠,但一副眼镜,巧妙的让他周身的气质多了几分儒雅。朴素的衣着,唯一可以算的上是亮点的是他白色的发尾,"我亲爱的孩子,不管你犯了什么错,只要虔诚的向上帝忏悔,我主总是会原谅你的。"

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青年将头上黑色的帽子拿下来放置在一边,"我,爱上了不该爱的人。"

神父轻叹口气,"上帝教会我们如何去爱, 无须自责,一切皆是注定的轮回因果。"他对于这个青年有着一份怜悯之心,这个青年从上个月出现在这个小镇上起,便天天往这个教堂上跑,每天只是执拗的跪在上帝的面前,忏悔着自己的罪过。

青年背对着神父,一身黑衣严肃庄重,连他爱不释手的黑帽也放置在一边,来表现他对上帝的尊重。身后的神父看不见,青年脸上与悲伤的语气不相称的笑容,与眼里藏不住的对一切神圣的蔑视。

CH2

"中也先生……?"芥川举着蜡烛看着中原,缓慢的将另外一只手上的十字架举到胸前。

中原一头橘红色的发极有些凌乱,手里提着给芥川准备的晚餐,蜡烛的光芒照射出他的影子,"龙之介啊,我等了你好久你还没有回来,怕你饿着,我给你带了你喜欢的红豆汤哟。"

"……"

回应中原的是一片沉默,芥川用戒备的眼神盯着他的身后,握着十字架的手越发用力。

"中也先生到底是什么 。"

中原映射在墙上的影子,有着翅膀,有着犄角,芥川只是看着中原隐藏的部分就控制不住的战栗。

恶魔。